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 首页 » 政务公开 » 信息公开目录 » 组配分类 » 法规公文 » 政策解读

应加强对铜仁文化的研究

铜仁市人民政府网  http://www.trs.gov.cn/  发布时间:

字体:  点击量:次   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  
  • 索引号: GZ000001/2017-01714
  • 信息分类: 政策解读
  • 发布机构:
  • 发文日期:
  • 文号:
  • 是否有效:
  • 信息名称: 应加强对铜仁文化的研究

编者按:文化盛而城市兴,城市兴而文化盛。文化是一个城市的灵魂,彰显一座城市的综合竞争力。

一个城市必须要有特有的、厚重的文化,才有生命力、吸引力。“黔东门户”铜仁是贵州向东部、中部开放的桥头堡,是巴蜀文化、荆楚文化的交汇地,文化于铜仁而言,承载着许多历史记忆,也承载着经济增长和产业结构调整的重要使命,不能不抓,不得不抓。

如今,我市正充分利用厚重的历史文化、秀美自然风光和多彩的民族文化,奋进在“一区五地”新征程。按照世界一流标准,规划梵净山至铜仁主城区“一带双核”精品旅游线路,深度挖掘“两山两江四文化”内涵,推动文旅深度融合创新发展,提质升级环梵净山“金三角”文化旅游创新区,提升“梵天净土·桃源铜仁”品牌影响力,加速构建铜仁全域旅游发展大格局,加快推进国家全域旅游示范区建设。

一座城市,即使有高大的建筑、宽阔的街道和现代化的生活设施,但如果没有文化浸润其中,严格地说,这样的城市拥有的仅仅是城市的躯壳,而没有城市的灵魂。铜仁历届领导都重视文化建设,比如“梵天净土·桃源铜仁”“武陵之都·仁义之城”等文化名片的打造,就为铜仁这片土地,尤其是城市建设积累了丰厚的文化资源。最近,市委书记陈昌旭在调研中强调要“以山水为体,以文化为魂,科学谋划、长远规划,进一步挖掘提升景区文化内涵”,为铜仁文化建设提出了新要求。铜仁碧江中南门古城修复和文化抢救工程一旦启动实施,将为铜仁文化发展带来历史性的机遇。城市硬件设施建设固然重要,但最重要的还是文化的挖掘与发展,只有文化才能使城市富贵而灵动,丰润而美丽。

文化是纷繁复杂的,不同的文化有不同的作用和价值。在林林总总的文化中,如果说精神文化是城市的灵魂,那么,历史文化则是城市的根脉。没有根脉,哪来城市?我们要寻根,要从缥缈的历史烟云中找到历史文化的精髓,就需要发掘与研究。

铜仁历史文化源远流长。铜仁城虽然地处西南大山环抱之中,但发源于梵净山的大江、小江汇合于铜岩,然后绕东山,过水晶阁,下麻阳,入洞庭湖,进入长江。长江与黄河一样,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。可见,铜仁文化的血脉与中原文化的血脉紧密相连。从考古和文献资料看,铜仁历史文化发展脉络清晰。铜仁杜家园出土的红陶、灰陶及石器碎片证明,远在新石器时代,我们的祖先就在此居住。铜仁的历史可追溯至殷商时期,春秋战国属楚,秦为黔中,汉隶武陵,唐设县,明置府。

铜仁人文资源极为丰富。楚国大将庄蹻西征昆明,就起兵铜仁。至于李白是否在铜仁生活过,没有定论。清光绪《铜仁府志》载“众思堂:在府治西半里,宋湖北常平使张惇建,苏轼有记。”即苏轼写有《铜仁思堂记》。对此虽有争议,但有争议的文化现象颇多,还有人质疑《红楼梦》的作者曹雪芹呢?其实,争议本身就是文化。铜仁城历来商贾云集,民殷财阜,名声比较大的有“余兴和”“义友海”“孙盛记”“谢衡长”“余德和”“刘义泰”等老“八大号”商家。据考证,著名作家沈从文的祖辈是从东山脚下的沈家大院走出去的,蒋经国之子蒋孝严、蒋孝慈抗战时期曾在铜仁生活过,革命家周逸群就出生在铜仁。铜仁古城,东、南、西三面临水,建有九门、三街、六巷,青砖黛瓦,古朴典雅,韵味十足。

但遗憾的是,这些历史古迹大多已被毁坏,有的甚至连一张图片也没有保留。我曾经在《文化铜仁》一文中,因万家祠堂消失和川主宫被大火焚烧发表过“我知道我心灵的痛楚,也是所有铜仁人的痛楚!我的悲悯,也是所有铜仁人的悲悯”的感叹。仅仅感叹是不够的,作为铜仁的人文学者,更应肩负起研究和弘扬铜仁文化的责任。在这方面,刘新华、瞿政平、唐锦和、黄尚文、廖延林、高应达等所进行的历史文化研究,以及唐承德、韩江华等所进行的红色文化研究,为研究铜仁开了好头,但还远远不够,铜仁值得研究的东西还有很多,比如东山文化、府衙文化、建筑文化、巷子文化、会馆文化、宅院文化、锦江文化、书院文化、商铺文化、乡贤文化、乡愁文化、礼仪文化、服饰文化、民俗文化、饮食文化等,包罗万象,亟待研究。近几年,铜仁引入了很多高层次研究人才,他们就应该将研究的目光投向铜仁本土。我在铜仁学院提出“铜仁需求,国家标准”的理念,就是想引导老师们关注地方,研究地方。我所说的“国家标准”,更多的是“虚指”而不是“实指”,是指高标准,高要求,无止境,只有更高,没有最高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研究铜仁需求,不是“下里巴人”,其中也有“阳春白雪”。解决铜仁问题,也可以做出贵州水平,做出国家甚至国际水平。原梵净山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局长杨业勤研究黔金丝猴,做的就是铜仁需求,但是达到了国际水准。我想,自然科学可以做到,社会科学也同样如此。安顺的屯堡文化、黔东南的清水江文化、贵阳的阳明文化研究已经形成了品牌。我们铜仁的桃源文化研究虽有一定的成果,但影响还有限,还需要加大研究力度。

值得注意的是,立足铜仁城做文化研究,从外延上不能仅仅局限于铜仁城,从内涵上也不能仅仅局限于文化的学科内容。铜仁城的文化不是孤岛文化,它是在铜仁市的大区域文化土壤中生长起来的,并与周边文化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。因此,研究者要放开视野,从与周边文化的联系中寻找研究的关键点和突破口。同时,就科学研究而言,也需要多学科的介入,形成跨学科的协同和创新。铜仁城的文化内涵丰富,不仅社会科学工作者可以从政治学、经济学、社会学、管理学、人类学、教育学等多学科进行交叉研究,而且自然科学研究者也可以从理学、农学、工学等学科对其进行考察,还原铜仁文化的历史风貌,以便政府和企业家对其进行修复与抢救,使铜仁城的文化资源不断丰厚起来,造福子孙后代。(作者为铜仁学院校长、博士、教授)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相关信息

  • 中华人民共和国会计法2017-11-28
  • 践行新思想 抢抓新机遇--市委二届四次全会解读2017-11-23
  • 铜仁市出台调整城镇职工医疗保险待遇政策2017-10-22
  • 解读:铜仁市再出健康扶贫新举措惠泽困难群众2017-10-16
  • 解读:从数据变化看我市全面从严治党成效2017-10-16